了家庭,為了孩子......




有一個難得沒事的週末,朋友來我們家共渡午餐約會,跟老公說:「你要多陪陪你女兒喔!」,咱家老爺說:「有啊!我常帶她們出去玩。」,朋友說:「不是只有這樣吧!」。


有趣的對話又讓我開始天馬行空。


婚後深入別人家庭之後,看大姑是多麼受她父親疼愛,好生羨慕,我始知全天下的爸爸不全然一樣,但所有的孩子都相同,孩子都需要父親的陪伴,蠟燭都是要燃燒的,端看怎麼燒,如果要燒的有意思,父親不是只有賺錢來維持家計這麼簡單而已,如果只有工作賺錢那就去當單身漢根本不需要老婆和孩子。


我們的父親總是在我們成長中缺席,總見他早出晚歸,開口閉口都是公事,甚少和我們談心,家裡的氣候隨他的心情遽變,唯一對我們關心的是功課,我們心理怎麼想他從來不過問,考的好他樂開懷,考不好他就風雲變色,驚濤駭浪,雷雨交加,連媽媽都要被他的颱風尾掃到,在我兒時的眼裡,只見他的認知是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,如果做不到女兒就是要去做女工,兒子就要去做黑手,所以長久以來,父親回家我們就習慣關房間裡,深怕他陰晴不定的心情隨時要爆發。


不知道他是否從沒發現和孩子的距離有如天地之遠,所以從未見他對孩子之間的緊張關係力挽狂瀾,而對我們批評又多於鼓勵,即便有開心的事也不敢和他分享,總在他脾氣詭譎的陰影中成長,親子關係就這樣隨時間一點一滴在流逝。婚後見別人的父親對自己嫁出去的女兒溫柔倍寵,對兒子如兄弟親密,心目中的老爸卻宛若陌生男子。


讀書時我曾經買了一個自己喜愛的紅色背包,隔天開心的背著它出門,老爸一見狀生氣的直說有夠難看,我心裡難過的從此讓那背包躺在衣櫥裡塵封,再也不敢背出來。一直到婚後,有一回看大姑對自己燙的一頭捲髮頗不滿意,公公連忙安慰直誇好看好看,才了解原來父親對女兒也能有一番柔情,所以女兒也以撒嬌回報,只是我們的父親應該做不到,他用他一貫的方式燃燒自己的蠟燭。


平日已和父親鮮少有交談。還記得結婚後的第二年初一晚間,大姑已經回婆家,公婆一副萬般不捨,高興的到門口迎接女兒歸來,我看在眼裡也在腦海中勾勒岀相去不遠的幸福,當婆婆問明日初二要不要跟她回她的娘家的無理問題時,我當下更想直奔我的避風港-娘家尋求慰藉,沒料初二見到老爸,他竟對我說我怎麼不是去婆家?傷心夾雜感嘆,可謂百感交集。對幾十年來還存有一思期待的親子關係幾乎瓦解。


雖然對於自家和父親的關係永遠有遺憾,但如今我慶幸我擁有愛跟我們撒嬌的可愛女兒,讓我更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緣分,我倆也相互鼓勵對孩子要保有熱情的赤子之心,別讓孩子遺憾。


至少,我們正在努力讓蠟燭燃燒的更有意思。





2008-09-19 12:56:19

Al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